時隔7年,公辦普通高校學費標準的新一輪“漲價衝動”再次到來。今年9月,在江蘇、貴州、寧夏邁入大學校門的新生,將是三地學費標準調整後的首批承受者。相比上一年,寧夏文史、理科新竹售屋、醫學等各類專業學費的漲幅均超過50%。
  之所以講“時隔7年”,是因為2007年的時候,針對此前幾記憶體年高校收費逐年上升的背景,國務院曾經下發通知,要求“除國家另有規定外,今後5年各類學校學費、住宿費標準不得高於2006年秋季相關標準”。而現在,“七年之癢”過了,進入了新一輪上漲期。
  敘述到這裡,不禁讓人想到了景區門票漲價。在2007年的時候,針對各地旅游風景區門票漲價引發公眾不滿的背景,國家發改委出台規定,要求旅游景區門票價格的調整頻次不低於3年。結果3年usb之內倒也老老實實,可3年之後多數景區報複性漲價了。現在高校學費漲價不就是如此嗎?有些高校的漲價幅度,說是“報複性漲價”並不為過。高校竟然也流淌著“資本的血液”,念茲在茲,黯然神傷。
  從漲價的幅度來看,確實大了一些。根據江蘇省物價局公佈的調整後的高校學費標準,很多專業漲幅都在10%以上,醫學類漲幅竟然達到47.83%。這還不是最過分的,寧夏很多專業漲幅超過了50%,醫學類專mSATA業更是達到了76.67%。高校“弱弱地講”,這也是沒辦法,教學成本太高沒法承受。可高校有沒有想過,一些家庭困難的學生能不能承受?更重要的是,所謂的成本到底有多高,是不是真的難以承受?
  關於大學生的生均成本,一直是mSATA輿論關註的話題。早在2007年,教育部就開始制定《高等學校生均培養成本核定辦法》,但這部辦法至今難產。為何難產?水太深,難搞懂。但即使出台一個生均成本,也未必有公信力。比如,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,“公辦學校,行政開支鋪張浪費的現象不罕見。”把鋪張浪費也算在生均成本里,這行不行?很多高校運營維艱,但裡面既有資金來源渠道單一的問題,還有鋪張浪費的問題,更有前幾年鋪的攤子過大的問題——有些高校“掙的錢不夠還利息”,是其非典型代表。在這種情況下,有關方面對於高校學費漲價,也許就只能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”了。
  因為流淌著“資本的血液”,或許漲價無法避免,但“在商言商”地問一句:學生交這麼多費值得嗎?這是市場經濟中的性價比問題。如果性價比夠高,大學清風正氣,學生經過幾年學習,不僅能學到知識,而且能夠擁有一個好的前途,那學費高就高點,有錢要上,沒錢哪怕砸鍋賣鐵也要上。如果性價比不高,大學問題重重,學生學不到多少實質性的東西,畢業之後別說有前途,甚至連工作都找不到,那這麼高的學費就相當對不起學生了。提高性價比,恐怕是擺在高校面前的最迫切的任務。
  在高學費的背景下,上大學在事實上已經成了一種投資。不怕投資大,就怕沒回報。從這一意義上來看,上大學學費可以高但一定要值。對於主管部門來說,即使阻止不了高校的漲價衝動,也要高校保證性價比。而相對於學費,性價比是最值得關心的。最怕的是不上大學沒前途,砸鍋賣鐵上了大學依然沒有前途。毛建國(江蘇編輯)  (原標題:更應該關心大學的性價比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q16dqxzrl 的頭像
dq16dqxzrl

china branding

dq16dqxz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